菜籽沟水坝

“独身速来威远菜籽沟”

手机短信里突然而来简单的9个字,让我陷入沉思

当晚,我就火速订了机票前往四川成都;一路上我一直在给发短信的人进行联系,但是电话的那头一直显示忙音状态,我心里特别不安,因为给我发短信的人正是我的大学的考古系主任汪教授;说起这倔老头,我还是记忆犹新;

5年前我被保送到西大,专业是考古与文物鉴定;这是一个冷门的系,但是在国内,西大的考古系还是非常有名的,而有名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系主任“汪明”;他是一个70岁的老头,平时看来一点也不像个系主任,穿着朴素,就像公园里老头一样,但是却拥有着国内数一数二的考古和文物鉴定经验,曾经协助过国家挖掘过数十个大型古墓,也是国内鉴宝圈的风云人物,古物经他手掂量几下,即可知真假;当然他也是我爷爷的生死之交,所以我被保送他门下当学生,熬了4年的春秋。

经过几个小时的飞机,终于到达成都,我马不停蹄的打了辆滴滴,前往威远的菜籽沟;

我刚上车,司机就对我说,年轻人,你也是来寻宝的?

我皱了皱眉,怎么说?

司机便大腹便便的说起来,原来因为今年四川少雨,菜籽沟大坝水位下降,村支书得令开闸放水,一时间,水位降到最低位,而这时候很多村人发现了菜籽沟大坝西北面出现一个佛像,并且在佛像周边发现大量瓷片,当时村支书不敢瞒报情况,迅速上报镇上,镇上马上通知上头,便派了一支考古队过来,所以一时间当地便传开了菜籽沟水坝里有宝贝。

司机见我半天不回,也不再说下去了;

几个小时过去了,我沿途在镇上准备了些压缩干粮,直奔菜籽沟水坝;

我避开了封锁现场的当地警察,给了10元让一个村民王二块带我从后山溜进去了,二块还好心提醒我,这里玄乎得很,建议我看看就走;

这话让我突然感觉这事不简单,我根据王二块提供的线索,从水库底边的水渠口爬到佛像旁边,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多,周边很黑,月光仿佛照不到这佛像,感觉异常阴森;佛像周围守卫很森严,都是全副武装,死守着佛像10米外,我蹲点在水渠口附近,经过半天时间,我摸索到这些守卫的交接班时间,平均1个小时就会换人,我趁他们再交接班的时候,我慢慢爬到佛像旁边;用手边微弱的光能摸索进佛像后的一个洞口;洞口风很大,但是一个军事重地,禁止入内的生冷贴牌晃入我眼球。意味着外面那些守卫不是普通的警察,而且部队的人;

我摸黑这进入佛像后的这个洞口,洞越走越窄,感觉是人工召开的一个盗洞,应该有一定岁月了,洞壁周边的石头被水长时间泡着,已经光滑了不少;大概前行了30分钟左右,我到了一个空间很大的地方,我呆了一会,确保旁边没有人,才打开手电筒;突然发现前方是一个石门,石门的顶上写着生门;

石门是堵死的,怎么也推不开,我只能在这室房里继续寻找别的入口,正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当手电筒的光照着门前的两只石狮子的时候,发现了异样,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,从门外进里面应该是右雄狮,左雌狮的,但这刚好相反,是左雌右雄,意味着,这石门不是真正的门,应该对面才是;

我马上调转方向在狮子的对面方继续找,由于这里是被水长期浸泡在水里,对面的石墙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,容易被忽略掉,我摸索了一段时间,才发现这里有一个门环,当我触碰门环的一瞬间,门后发出一阵像婴儿啼哭的叫声;

我使劲的打开门后发现前面是一条宽敞的甬道,通道旁还挂满着油灯,通道里面非常干爽,应该这门的密封非常的好,水没有进来,我拿出我在美宜佳买的2元火机把第一盏油灯点亮,突然整个甬道都明亮起来,原来这油是通过一条不明显的墙勾联通所有的油灯,一亮全部亮起来的;

这时候我才发现,甬道的两边画着一副画,大概的内容好像是一个村落的人在进行某种神秘的祭拜,然后把一个女族人送祭拜洞后,这个女族人便能与天神进行对话,祈求天神给他们降雨的典故;突然我发现这个女族人画像中手里捧着一个金蛇印,跟上个世纪50年代被挖掘出来的滇王之印非常相像;

我再度陷入深思,滇王之印是滇王国古物,滇王国在云南,而这画却在四川威远发现,到底有什么关联呢?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,突然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声音从甬道顶上传来;

上千只的四角虫正从上方朝我的方向涌过来,我没多想,马上往甬道的深处跑,当我一直往甬道里面跑的时候,那进门时的婴儿啼哭声越来越清晰,甚至有点让我神志不清,我拍了拍自己的脸,继续往前跑着

脚下不知道踩了什么机关,突然掉进一个石室里,这里离甬道估计有5米深,幸好下面都是沙,否则非死即残,刚当我喘过气了,发现不对劲,这是个流沙池,过不了多久,我就会被卷入流沙池中,我在这胡乱的摸着墙壁,十分光滑,没找到一点可以着力的地方,这时候,我的大腿已经陷入流沙中,我大叫了起来,结果流沙的速度更快了,我感觉自己快要完蛋了

我马上冷静的回想着,我小时候爷爷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,非生即死,死即生,生生不息,因果循环,将死就死,我憋了一口气,往流沙池底钻进去;手在墙壁上乱找,摸到一个门环,我来不及思考,用最后的力气把门环用力一拉

爷爷你骗我,这是我昏迷前唯一记住的话

One Comment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